劉志丹習仲勛攜手共建陜甘根據地

來源:中國青年報  時間: 2019-08-13  閱讀量:

楊柳依依楊柳坪 肝膽相照陜甘邊

劉志丹習仲勛攜手共建陜甘根據地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87年前的1932年八九月,在一個長滿楊樹、柳樹,名字也叫做“楊柳坪”的地方,19歲的習仲勛首次見到了年長他10歲的劉志丹。

這是位于今陜西銅川耀州區照金鎮南5里處的一個小山村,民國時期因這里布滿楊樹和柳樹而由上坪村更名為楊柳坪,并一直沿用至今。

那一年,在“楊柳正依依、隨風舞輕柔”的夏秋時節,陜北漢子劉志丹和關中小伙習仲勛,兩位革命者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楊柳坪會面相識后,劉志丹與習仲勛從此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在以后的革命征程中,他們相互關心支持,攜手并肩戰斗,為創建陜甘邊革命根據地作出了重大貢獻。”黨史專家、西安郵電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袁武振教授說。

“我們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

那時,陜甘游擊隊在謝子長、劉志丹率領下來到照金,正駐扎在楊柳坪休息整編。而剛剛經歷了兩當起義失敗的習仲勛則輾轉來到了這里。

對于這次見面,習仲勛多次撰寫回憶文章,紀念劉志丹,追憶他們之間深厚的革命情誼。

他曾回憶道:我很早就聽說過劉志丹的名字,也聽到過他進行革命活動的許多傳說。在傳說中,常把劉志丹描繪成一個神奇的人物,但是初次見面,我得到的印象,他卻完全像一個普通戰士。他質樸無華,平易近人,常同戰士們坐在一起,吸著旱煙袋,談笑風生。同志們都親切地叫他“老劉”。

當時,習仲勛只有19歲,因為兩當兵變失敗,見到慕名很久的劉志丹,心情既激動又沉重。劉志丹緊緊握著習仲勛的手鼓勵說:“干革命還能怕失敗?失敗了再干嘛。失敗是成功之母。我失敗的次數要比你多得多。”

習仲勛回憶道:“他的態度真誠坦率,好像有一種吸引力,立刻使人對他產生親切的信任感。我們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那樣,相視很久。他臉龐清瘦,鼻梁很高,目光深邃而溫和,總帶著笑意。”

劉志丹知道習仲勛搞兵變前擔任過營黨委書記,搞過群眾運動,還坐過牢。他結合自身經歷感慨地說:“幾年來,陜甘地區先后舉行過大大小小70多次兵變,都失敗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軍事運動沒有同農民運動結合起來,沒有建立起革命根據地。如果我們像毛澤東同志那樣,以井岡山為依托,搞武裝割據,建立根據地,逐步發展擴大游擊區,即使嚴重局面到來,我們也有站腳的地方和回旋的余地。現在最根本的一條,是要有根據地。”

關于如何建立根據地,劉志丹說出了應該在敵人統治薄弱的地方,三不管的地方,各種地方勢力有矛盾的地方,去建立游擊區,逐步發展成根據地的主張。

他說:“這兩年我們先后在甘肅的華池地區、三原武字區、旬邑和照金地區建立了游擊區和小塊根據地,我們的回旋余地就很大。特別是武字區和照金這兩塊根據地,像兩把短劍,刺向西安,牽扯了敵人的兵力,對我軍在陜北廣大地區縱深活動很有利,因而這兩年我們不斷壯大了起來。”

劉志丹堅韌不拔的信念和為真理獻身的精神,尤其是他“走井岡山道路”的見解,令習仲勛欽佩不已。習仲勛在后來的回憶文章中寫道:“劉志丹的談話,給了我們很大的啟發,也給我們指明了今后革命的道路。”

了解習仲勛的經歷后,劉志丹對他說:“現在我們黨的領導干部,大部分是中學生或大學生,不了解實際。基層干部又大都不識字。你是中學生,又會種莊稼,了解農民,這是你的長處。”

劉志丹鼓勵習仲勛多作社會調查,此后又帶著他一起深入農村,了解民情。他們每到一村,就和老人坐成一堆拉家常,談種地,聊生活,親如一家人。

習仲勛曾回憶:“我到照金后,劉志丹殷切地囑咐我說:‘你是關中人,種過莊稼,能跟農民打成一片。你一定要做好根據地的開辟工作。’并說:‘只要政策對頭,緊緊依靠群眾,困難是可以克服的。’我按照劉志丹的囑咐,一村一村做調查研究,一家一戶做群眾工作,相繼組織起農會、貧農團、赤衛隊和游擊隊。同時發動群眾進行分糧斗爭。”

在這段朝夕相處的日子里,劉志丹與習仲勛心心相印,并從此攜手并肩,赤誠相待、肝膽相照,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

此后不久,劉志丹被陜西黨內執行“左”傾冒險主義的領導強迫率領紅二團南下。要離開照金根據地時,兩人依依不舍。劉志丹把他的特務隊(警衛隊)留給習仲勛并叮囑他:“打仗一定要靈活,不要硬打。能消滅敵人就打,打不過就不打。游擊隊要善于隱蔽,平常是農民,一集合就是游擊隊。”

紅二團南下失敗后,劉志丹經歷千難萬險回到照金。留守在這里養傷的習仲勛馬上去見他。大難之后重新相逢,兩人都無比激動,彼此緊拉手,久久不松開。

看著劉志丹更加消瘦的身體、深陷的眼窩,習仲勛眼含淚花說:“你的處境真難啊!回來了就好,先把身子養好再說。”劉志丹無比沉重地說:“我們又上了‘左’傾機會主義的大當,又吃了一次大虧,真叫人痛心。”

習仲勛向劉志丹匯報了留守期間召開的陳家坡會議的情況,劉志丹興奮地說:“這下好了,陳家坡會議總算排除了錯誤的主張,回到正確的路線上來了。現在把部隊集中起來,統一領導統一指揮。我們重新干起來,前途是光明的。”

此后,劉志丹與習仲勛等克服重重困難,糾正“左”傾冒險主義,共同創建并鞏固以照金、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

習仲勛后來曾深情回憶道:“志丹同志雖然比我長十歲,但我和他在一起工作時,卻感到他是一位很好相處的同志,隨和的好導師、好領導,也是好朋友、好兄長。他的確是一位光輝四射的革命家。”

“共產黨員要擁護我們自己建立的政權”

照金地處橋山山脈南端,北倚子午嶺,南俯渭北高原,進可攻,退可守:向東西兩側可分別截斷并扼守咸榆公路、西蘭要道;向南可出擊渭北平原;向北可退守子午嶺密林與敵周旋;機動性很大,是得天獨厚的游擊戰爭活動區。

上世紀30年代,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在此進行了一系列艱苦卓絕的斗爭,廣泛開展建黨、建政、建軍活動,組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創建了西北地區第一個山區革命根據地——陜甘邊照金革命根據地,

1932年12月24日,陜甘游擊隊在距照金不遠的旬邑馬欄轉角村,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六軍第二團。紅二十六軍正式成立,這是西北地區最早由黨中央授予番號的正規紅軍隊伍。

在照金兔兒梁,1933年3月8日,中共陜甘邊特委成立,金理科任特委書記,習仲勛任特委軍委書記。3月中旬,陜甘邊游擊隊總指揮部成立,紅二十六軍派李妙齋任總指揮,習仲勛兼任政治委員。4月5日,工農代表大會召開,選舉產生新的邊區革命委員會,貧雇農周冬至任主席,習仲勛任副主席兼黨團書記。

“陜甘邊區黨、政、軍等組織的建立和完善,標志著以照金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已基本形成。”袁武振教授說。

在紅二十六軍的有力配合下,陜甘邊特委、革委會、游擊隊總指揮部把鞏固、擴大、建設照金蘇區作為中心任務,組織和領導群眾積極開展斗爭和建設。

摧毀了國民黨的基層政權,相繼成立了照金、香山、芋園、七界石、老爺嶺、桃渠原、馬欄川等鄉級革命委員會,形成了比較完備的行政體系;大力進行武裝群眾工作,在各區、鄉、村普遍組建了農民赤衛軍和少年先鋒隊;開展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沒收地主、富農、寺院祠堂的土地,分配給貧苦農民。

廣大貧苦農民分得了土地,認識到紅軍是為他們的利益而奮斗的,分清了國共兩黨和兩個政權的區別,全力支持紅軍和根據地發展。

陜甘邊革委會還建起農貿集市,活躍蘇區經濟生活,便利部隊購買生活資料;實行禁煙、禁賭、放足等政策,改造舊的社會陋習,樹立新的社會風尚。

1933年春,中共陜甘邊特委、陜甘邊革委會、游擊隊總指揮部領導機關遷駐照金薛家寨,相繼建起紅軍醫院、被服廠、修械所、倉庫等后勤單位,使薛家寨成為陜甘邊根據地的政治、軍事、經濟中心和紅軍、游擊隊的后方基地。

“陜甘邊革命根據地以井岡山根據地為榜樣,在建立革命武裝、實行紅色武裝割據、深入開展土地革命、加強根據地建設等方面取得的顯著成績,為后來建立陜甘寧革命根據地提供了比較完整的經驗。”袁武振教授說。

繼照金之后,1934年,劉志丹、習仲勛等又帶領邊區黨政軍等創建了以南梁為中心的革命根據地。當年11月,陜甘邊工農兵代表大會在南梁召開,陜甘邊蘇維埃工農民主政權正式成立。經劉志丹舉薦,時年21歲的習仲勛當選邊區政府主席。劉志丹擔任邊區軍事委員會主席。

在以照金和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根據地建設中,劉志丹特別注重維護邊區政府主席習仲勛的權威。

一次,陜甘邊區要出一個布告,習仲勛決定用軍委主席劉志丹的名義來發,劉志丹說:“就用政府主席習仲勛的名義。”習仲勛說:“我沒有影響,沒有力量。”劉志丹說:“我們自己要擴大我們政府的影響。要樹立政府在人民中的威信。”

還有一次,在南梁的紅軍干部學校,劉志丹正給學員講話,看見習仲勛來了,馬上喊了一聲“立正”,向習仲勛敬了一個軍禮,并歡迎習主席給大家講話,弄得習當時不知所措。事后劉志丹對習仲勛說:“我們共產黨員要擁護我們自己建立起來的政權,如果我們不敬重,老百姓也就不在乎了。”

劉志丹帶頭維護習仲勛的威信,是對政府工作最大的支持。習仲勛后來深有體會地說:“劉志丹的行動真是有感召力,我一個20歲的青年,從此更受到了大家的擁護,特別是比我年長的同志,也都很尊敬我。我想,大家尊敬我,我越要虛心,我見了他們更要尊敬,對年長的同志請他們多指教,對我工作中的缺點、錯誤多批評,軍政軍民關系更融洽了。”

習仲勛此后在擔任中共關中特委書記、綏德地委書記、西北局書記期間,每到一地,如果是劉志丹曾戰斗或生活的地方,他都要向干部群眾講述劉志丹的事跡,教育干部群眾,使劉志丹的革命精神發揚光大。

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創建的陜甘邊照金革命根據地,橫跨耀縣、淳化、旬邑、宜君、同官五縣邊界,面積達2500平方公里,鼎盛時期紅色武裝區域擴展到陜甘兩省十余個縣,面積數千平方公里,人口數萬之眾。

“以照金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是黨在西北建立的一塊重要的革命根據地,是全國僅有的經歷了土地革命戰爭、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的革命根據地,為而后形成的陜甘革命根據地及陜甘寧邊區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為中國革命培養了一大批優秀人才,在中國革命史上留下了燦爛的一頁。”袁武振教授說。

又是一個八月夏秋,如今已建起現代農業觀光區的照金楊柳坪,依然和87年前一樣楊堅柳逸,楊柳依依。流連在這曾見證劉志丹習仲勛革命情誼開端的楊柳坪,人們不禁動情吟誦:“昔我往矣,楊柳依依。”(記者 黃博)


上一篇:

下一篇:

操作選項

字體大小
寬屏閱讀
打印文本
马林乒乓球比赛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