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息尚存,終當努力奮斗

來源:共產黨員網  時間: 2019-09-17  閱讀量:

一息尚存,終當努力奮斗

——王若飛致表姐夫熊銘青(1933年1月) 

14284728118763698003.jpg

王若飛


這是王若飛1933年一月寫給表姐夫熊銘青的一封信,體現了他不畏艱險、百折不撓的革命精神。

銘兄:

歲尾年頭,最易動人懷抱。況我今日處境更覺百感煩心,念國難之日急,恨身之蹉跎,沖天有志,奮飛無術。五更轉側,徒喚奈何!雖然楚囚對泣,惟弱者而后如此。至于我輩,只有隱忍以候。個人生命,早置度外。居獄中久,氣血漸衰,皮肉虛浮,偶爾擦破,常致潰爛。蓋緣長年不見日光,又日為陰濕穢濁所熏染。譬之楠梓豫章之木,置之廁所卑濕之地,亦將腐朽剝蝕也。又冬令天短,云常不開;又兼房為高墻所障,愈顯陰黑,終日如在昏暮中,莫能細辨同號者面貌。人間地獄,信非虛語。有人謂礦工生活,是埋了沒有死,大獄生活,是死了沒有埋。交冬以來,吾日睡十四小時(獄規:晚六時即須就寢,直至翌晨八時天已大明方許坐起),真無殊長眠。當吾初入獄時,見一般老號友對于囚之死者,毫無戚容,反謂“官司打好了”,深詫其無情。后乃知彼等心理皆以為與其活著慢慢受罪,反不如死爽快也。

以上瑣瑣敘述大獄生活,吾兄閱后,或將以為弟居此環境中,將如何哀傷痛苦,其實不然,弟只有憂時之心。一息尚存,終當努力奮斗。現時所受之苦難,早在預計之中,為工作過程所難免,絕不值什么傷痛也。因此弟之精神甚為健康,絕不效賈長沙之痛哭流涕長嘆息;惟堅忍保持此健康之精神。如將來猶有容我為社會工作之機會,固屬萬幸。否則亦當求在獄能比較健康而死。弟并無絲毫悲觀頹喪之念也。與吾同號者,尚有五人,彼等官司皆在十年以上,時常咨嗟太息,以為難望生出獄門,我盡力慰解彼等,導之有希望,導之識字讀書,導之行樂開心(下棋唱歌),一面使彼等有生趣,一面使我每日的生活亦不空虛。當彼等詛咒此大獄生活時,我嘗滑稽地取笑說:“我們是世間上最幸福的人。每天一點事不做,一點心不操,到時候有人來請睡,一睡就是十四點鐘;早上有人來請起,飯做好了就請我們吃;難道還不夠舒服么?”同時又敘述遭受天災或兵災區域難民的痛苦,冰天雪地中沙場戰士的生活,我們較之,實已很舒服。自然任何人都愿在沙場征戰而死,不愿享受大獄的舒服。吾之為此言,一面取笑,一面亦示人世間尚有其他痛苦存在,不可只看到自己也。即如吾兄現時之生活,想來亦必有許多難處,不過困難內容性質與弟完全不同耳。弟處逆境,與普通人不同處,即對于將來前途,非常樂觀。這種樂觀,并不因個人的生死或部分的失敗、一時的頓挫,而有所動搖。弟現時所最難堪者,為閑與體之日現衰弱,恨不能死于戰場耳!每日天將明時,枕上聞軍營號聲,不禁神魂飛越!嗟乎!吾豈尚有重躍馬于疆場之日乎?

一九三三年一月



上一篇:

下一篇:

操作選項

字體大小
寬屏閱讀
打印文本
马林乒乓球比赛视